Home » 最光阴

天津开放落户带来了什么

5月18日,天津公安民生服务微信公众号平台发布了《【重磅】天津市公安局公布人才落户申请渠道!附详细解答!》,市民可通过天津公安民生服务平台微信公众号、天津公安手机APP或各区行政服务中心联审窗口现场办理人才落户。消息瞬间通过网络传开,然后网…

Read More »

词八首

前几首词均是作于我的高中时间,当时笔名天道酬情,最后一首是我在2014年所作于北京,这是最后一篇我原来写的文章了,有些事情,回忆和人,我们需要用一生去铭记。 词一:忆江南一 几时休,不尽江河流, 莫道古贤皆言愁,我亦付泪于兰舟。 飘去无人收…

Read More »

打油诗两首

这两首打油诗写于我的高中时代,无聊之作,权当消遣。 诗一《侃谈相思一首》 相思好似增函数,自古谁人能看透。 最恨有情作无情,这种滋味不好受。 诗二《所谓伊愁》 网上相逢事事忧,且曰同登黄鹤楼。 玉人临风听秋雨,我欲驾鹤逍遥游。 伊莫愁,伊莫…

Read More »

题天龙八部诗四首

这四首小诗写于我的高中年代,当时自带音响的男人简真是我们武侠爱好者心中神一样的人物,于是挥毫做了此四首小诗,写了一下关于北乔峰的故事。 其一 大宋江山濒临危,沙场一败势难回, 乔峰为国千里去,洒血战死也无悔。 其二 长白山顶雪飘零,寻参此处…

Read More »

《悼金鱼》诗两首

这两首小诗并不是我一个人写的,诗一是我的高中同学为了记念他死去的两条小金鱼而作,而我顺着他的诗意以另一条小金鱼的角度写了一首,不过不久以后这条也去了,此诗作于我的高中年代。 诗一《悼金鱼》 白玉无瑕一点红,逍遥嬉戏此缸中, 可怜夜半无人顾,…

Read More »

七言绝句诗十一首

这些诗基本都写于我的高中时代,当时网名天道酬情,在学习压力如此大的情况下,我居然还有这个闲情,真是难得啊,其中有些诗还真是,记录的故事让我很感概。本来想配很多图的,想想还是算了,有些事情还是自己悟得好。真是感概,有时候用心写下的东西,真的会…

Read More »

那些歌声,那些人和事

这篇文章原发布在QQ空间,因关闭空间,现转载到此处,有没有一首歌会让你想起我。 习惯夜半随歌声入睡,然后今晚云音乐跟抽了风一样,私人FM中推荐了几首老歌,搅弄得人无法入眠,那就随着歌声,说说那些我回忆的人和事。 一曲《水手》和一曲《星星点灯…

Read More »

不要理我,我想静静,也不要问我静静是谁

这篇文章原载于我的QQ空间,因要关闭空间,故载到此处, 证券B,在5.05大跌没跌多少,5.06续跌还挺着,5.07再跌仍然能挺住,我以为曙光要来了,按照规律,在大跌中比较坚挺的股票/股票型基金,是在大跌中资金聚集度很高,持股人忠诚度很高的…

Read More »

你哭着对我说,童话里都是骗人的

这篇文章发布于我的QQ空间,因关闭空间转载此处。 这是一篇悼文,为了悼念伟大的数学家,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约翰·纳什! 据美国媒体报道,约翰·纳什和妻子赴挪威领取阿贝尔奖,23日返回美国,在美国新泽西州乘坐出租车时遭遇车祸,被弹出窗外,当…

Read More »

你在南方的艳阳里大雪纷飞,我在北方的寒冷里四季如春

这篇文章原发布于我的QQ空间,因关闭空间转载此处,《南山南》这首歌也曾经很过,无聊几笔,写写故事。 说起《南山南》这首歌,很多人向我推荐过,但一直以来,我都听不太懂,这些看似矛盾的歌词,隐约感觉是一个爱情故事,据传每个人都可以在里面看到自己…

Read More »

五言绝句诗五首

这几首小诗写于我的高中时代,当时笔名天道酬情,事隔这么多年,读起来还挺有味道的,感怀过去一下吧。 伤怀 微风波千浪,层层逐心房, 无端悲往事,伤透故人肠。 怀友 袤空悬月残,荡水绝天岸, 雁阵今又去,故友何时还。 亦解愁 莫道不言愁,自有心…

Read More »

北京积分落户新政解读

2018年4月11日上午,北京市召开新闻发布会,向社会发布《北京市积分落户操作管理细则》,决定从4月16日起,正式启动北京市首批积分落户申报工作。对于广大想要北京户口的朋友来说,虽然难度很大,但不失为一种渠道。 一、准入条件 持北京市居住证…

Read More »

此时此刻我想吟诗一首《如果我可以去流浪》

这首诗歌写于我的大学时代,发表在大学校报上,希望大家能够喜欢,当时笔名叫天道酬情 如果我可以去流浪, 我要像小鳥一樣, 揮動著彩色的翅膀, 在自已的天空中飛翔。 如果我可以去流浪, 我不會因離別而感傷, 因為我堅信, 離不開故鄉,找不到理想…

Read More »

父亲的呓语

本文写于2012年春节,好像发表到公司或者哪个外部刊物,自己原创,表达心意。 龙年除夕前一天回家,父亲没有来接我,因为他有他的“事业”,而今天正是最繁忙的一天。自己打开家门放下行李,行至街心,远远地看到父亲忙碌的身影,鬓发又花白了许多。 父…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