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呓语

本文写于2012年春节,好像发表到公司或者哪个外部刊物,自己原创,表达心意。


龙年除夕前一天回家,父亲没有来接我,因为他有他的“事业”,而今天正是最繁忙的一天。自己打开家门放下行李,行至街心,远远地看到父亲忙碌的身影,鬓发又花白了许多。

父亲见我回来很高兴,夜里还喝了点儿小酒,结果不胜酒力早早便睡下了。父亲睡觉的时候爱说梦话,我从小就是听着他的梦话长大的,安睡不久便开始了:

“整条街,我的对联卖得最俏”,这是父亲说的第一句梦话,卖对联正是他引以为傲的事业。父亲是一名乡镇教师,成长在大饥荒年代,培育了很多人,也吃过很多苦。他写得一手好字,苍劲沉着、有根有骨,附近的人无论婚嫁丧娶都会上门求一幅好对联,不成想这竟成了父亲退休后最得意的事业。他卖对联,一是不想让在外拼搏的儿子太辛苦;二是打发一下我不在他身边的无聊时光。虽然那点微薄的收入对于我来说只是杯水车薪,却充满着沉甸甸的父爱。蘸满墨汁的毛笔落在纸上,一横一竖、一撇一捺绘出了父亲的人生蓝图。

“女婿明天过来,再去市场买只鸡炖了”,这是父亲今晚说的第二句梦话。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对于小乡镇来说,后者更加迫不及待,所以姐姐的婚事让父亲操心不少。姐姐读过不少书,有追求、有梦想,是一个典型的文艺青年,对于当时略带封建性质的婚姻习俗有着天然的抵触。父亲也是知识分子,自然是明白的。然而迫于各方压力,在父母不断地争吵中,姐姐最终还是选择了妥协。出嫁当天,我发现父亲在一角偷偷地抹眼泪,我想安慰他,可是不知如何开口。现在外甥己经五岁了,看着姐姐一家其乐融融,我想父亲终于可以放心了吧!

“一个人在外面,要好好照顾自己,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工作要踏踏实实,跟同事们搞好关系。遇事让三分,凡事莫强求,家里不用你担心,我还可以再给你奔几年”。这是父亲今晚说得最长的一段梦话,也是我耳熟能详的一段话,它准时出现在我每一次离家之前,每一个电话的结尾。自2008年我扎根首钢,离家千里之遥,一年只回家一次,父母变成了名符其实的“空巢老人”。虽然只要是春节,我必定一心归乡、万山无惧,可总是聚少离多。我推掉所有朋友、同学的聚会,却抹不去长期笼罩在他们身上的落寞,我想此时此刻他可能正梦到我即将离开的时候。

突然,父亲在梦中呜咽起来,我也默默的泪湿了枕巾。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转载自飞月秀

本文链接地址: 父亲的呓语

You May Also Like

About the Author: 楚有才

3 Comments

  1. “Appreciate you for sharing all these wonderful threads. In addition, the best travel plus medical insurance approach can often ease those fears that come with touring abroad. A new medical emergency can before long become extremely expensive and that’s sure to quickly impose a financial weight on the family finances. Having in place the best travel insurance offer prior to leaving is definitely worth the time and effort. Thank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