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你们两句日式告白 月色真美 死而无憾

看了一部日本电影《每天回家都会看到老婆在装死》,前期慢热,感觉都是一些琐事,只有妻子的搞怪还略有点意思,后来才发现,前面每一个镜头都不是白费的,可以说是一部特别温馨的日本电影,推荐观看,泪点低者提前准备纸巾。

今天要说的是里面的两个梗:月色真美和死而无憾。这两个梗都是一种含蓄式的告白。

先说说“月色真美”
日本文学大师夏目漱石曾在爱媛县的中学当过一段时间的英文老师。有一天,他带着他的学生翻译“I Love You”这句话。有的学生翻译成“私はあなたを爱しています”和“我君ヲ爱ス”(注:这两种译法都是直白示爱,直接翻译成“我爱你”)夏目漱石却一边摇着头一边说道:“日本人是不会这样说的。” “那应该怎么译?”学生问道。他沉吟片刻:“应该译作:‘月が綺麗ですね’【今夜,月色真美啊】 ”
当有一年中秋,我看到天上满轮的圆月,月光倾常泻到那些恋人的身上的时候,我突然觉得,大家就是大家,月色真美真的就是一个完美的,含蓄的,有意境的告白。对恋人们来说,和你一起沐浴在这月光之中,就是最美好的事情,比起直接对你说“我爱你”要强许多倍,苏轼著名的《水调歌头》中: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与之意境相同,但苏轼的这首词往往用作思念远方的亲人,在这种意境下说出来,达不到表白的效果。

再说说“死而无憾”
日本作家二叶亭四迷在翻译屠格涅夫的小说《阿霞》中,有这样的一幕场景:原文中,女性被男性告白“I Love You”后,同样地回答了“I Love You”。二叶亭四迷为这句回答“I love You”的翻译烦恼了很久。他并没有将原文中的“I Love You”直接翻译作:“愛している(我爱你)”。最后,在他再三斟酌后,将这句回答的“I Love You”译作了:“わたし、死んでもいいわ【我,死而无憾】”。也就是说,至于对方而言,“死んでもいいわ”是一种无法取代的存在。等同于爱。而表现手法中的“いいわ”更偏于女性口吻,完好地留住这层意境。这样的回复,避免了文字的简单重复,提升了爱的意境。

万一哪天,你接收到了类型的短消息,千万别因为不知道这两个梗错失佳人。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转载自飞月秀

本文链接地址: 教你们两句日式告白 月色真美 死而无憾

1 Comment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