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真的懂得“休息”吗

为什么睡了十多个小时,仍然觉得很累;为什么去夜店或KTV疯玩释放,回来后却觉得更加空虚无奈;为什么去商场各种买买买后,反而觉得担心的事情越来越担心。我们真的知道该怎么去休息吗?

一、经常脑力劳动者,补觉根本没有用

上了一天班,写了一天的报告,是否觉得太累了,需要要睡个好觉。我们的常识使得我们对疲劳的第一反应就是“去躺躺吧”。但这是一个陷阱。

睡眠的确是一种有效的休息方式,但它主要对睡眠不足或体力劳动者适用。对体力劳动者来说,“疲劳”主要是由体内产生大量酸性物质引起,如果十分疲劳,应采取静的休息方式。通过睡觉,可以把失去的能量补充回来,把堆积的废物排除出去。如果不是很累,也可以在床上先躺一躺,闭目静息,让全身肌肉和神经完全放松后,再起来活动活动。
但如果你是坐办公室的,大脑皮层极度兴奋,而身体却处于低兴奋状态,对待这种疲劳,睡眠能起到的作用不大,(除非你是熬夜加班,连正常睡眠时间都达不到)因为你需要的不是通过“静止”恢复体能,而是要找个事儿把神经放松下来。这样你可以理解为什么你周末两天不出门依旧无精打采,而只需下班后慢跑半小时就神采奕奕。

二、休息并不代表静止,而是换一换

大脑皮质的一百多亿神经细胞,功能都不一样,它们以不同的方式排列组合成各不相同的联合功能区,这一区域活动,另一区域就休息。所以,通过改换活动内容,就能使大脑的不同区域得到休息。心理生理学家谢切诺夫做过一个实验,为了消除右手的疲劳,他采取两种方式——一种是让两只手静止休息,另一种是在右手静止的同时又让左手适当活动,然后在疲劳测量器上对右手的握力进行测试。结果表明,在左手活动的情况下,右手的疲劳消除得更快。这证明变换人的活动内容确实是积极的休息方式。

卢梭曾分享过他的心得:“我本不是一个生来适于研究学问的人,因为我用功的时间稍长一些就感到疲倦,甚至我不能一连半小时集中精力于一个问题上。但是,我连续研究几个不同的问题,即使是不间断,我也能够轻松愉快地一个一个地寻思下去,这一个问题可以消除另一个问题所带来的疲劳,用不着休息一下脑筋。于是,我就在我的治学中充分利用我所发现的这一特点,对一些问题交替进行研究。这样,即使我整天用功也不觉得疲倦了。”

所以,如果你有好几个问题要处理,最好交替进行,而不要处理完一个再开始第二个,那样会很快被耗尽,所以先上语文课,再上数学课的课程表安排是有道理的,但值得注意的是,虽然我换了课程,但是还是在上课这个大循环当中,当这个大循环长时间不换,一样也会造成疲劳,所以我们还需要适当的户外活动。

三、热情是最好的休息方式

生活是需要热情的,我们的疲惫主要来自对现有的一成不变的生活的厌倦。所以最好的休息项目就是那些让我们重新找到生活和工作热情的活动。如果你干完一件事,能够幸福地感叹“明天又是新的一天。”那这件事对你来说就是最好的恢复热情,调节情绪的方法。但可惜,我们缺乏对“休息”的想象力。我们能想出来的休息方法不是痴睡就是傻玩。

四、尝试着做下面的事情

(一)花一两个小时去读一篇好的散文,认真地读,体味作者;

(二)看一部煽情的电影,最好能够让你哭出来;

(三)起个早床看看日出,晨跑一下,不要总赖床;

(四)去自己城市里面一条从没有去过的街道,把它安安静静地走完;

(五)来一场慢旅行,以看路边的风景,感受身边的人为主,不要坐4-5个小时的飞机,只是为了换一个地方打麻将;

(六)学一项新的手艺,推荐与音乐相关,小提琴、架子鼓、吉他等;

(七)去一个陌生的圈子学会社交,不要总在一个圈子里混,和别的圈子里的人一起,他们会为你打开新世界的大门;

(八)做一件困难的事情,精神紧张的人,需要克服自己的精神紧张,完成一件困难的事情,发现紧张的事情也就那么回事,便不会再紧张;

即使是心底最善良的人,在身体疲惫不堪、神精衰弱的时候,也会变得不通情理、脾气暴噪,生命不息,奋斗不止的观点可以改改了:生命不息,折腾不断。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转载自飞月秀

本文链接地址: 我们真的懂得“休息”吗

You May Also Like

About the Author: 楚有才

2 Comment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