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汪国真不得不说的故事

这篇文章原载于我的QQ空间,因要关闭QQ空间,转载此处,写于汪国真逝世当天2015年4月27日。

这篇文章是祭奠诗人汪国真的,不要介意这个狗血的标题。我没有见过汪国真,只是读过他的诗而已,大多数的人估计都和我一样,他的诗歌,给人一种心灵鸡汤的感觉,给人一种冲动。接触得最早的一首是《热爱生命》 :

我不去想,是否能够成功,
既然选择了远方,便只顾风雨兼程。
我不去想,能否赢得爱情,
既然钟情于玫瑰,就勇敢地吐露真诚。
我不去想,身后会不会袭来寒风冷雨,
既然目标是地平线,留给世界的只能是背影
我不去想,未来是平坦还是泥泞,
只要热爱生命,一切,都在意料之中。

看着这首诗,思绪回到了我的高一时代,语文老师姓冯,书呆子气质。那时候的我们需要每周登一次讲台,面对全班同学说些什么,不限内容,目标是锻炼一下口才。有一次我选择了汪国真的这首诗朗诵,开创了周发言变成诗朗诵的先河,从此便对汪国真的诗产生的兴趣。后来读过他的《山高路远》:

呼喊是爆发的沉默,沉默是无声的召唤
不论激越,不是宁静
我祈求,只要不是平淡
如果远方呼喊我,我就走向远方
如果大山召唤我,我就走向大山
双脚磨破,干脆再让夕阳涂抹小路
双手划烂,索性就让荆棘变成杜鹃
没有比脚更长的路,没有比人更高的山。

虽然最后一句“没有比脚更长的路,没有比人更高的山。” 更加烂大街,但是我模仿得最多的却是第一句“呼喊是爆发的沉默,沉默是无声的召唤。”再后来说是《假如你不够快乐》,《挡不住的青春》,《只要明天还在》等等,内容现在基本上也记不太清了。对于汪国真, 另外一个给我印像深刻的是他的一篇散文《我喜欢出发》:

我喜欢出发。
凡是到达了的地方,都属于昨天。哪怕那山再青,那水再秀,那风再温柔。太深的流连便成了一种羁绊,绊住的不仅有双脚,还有未来。
怎么能不喜欢出发呢?没见过大山的巍峨,真是遗憾;见了大山的巍峨没见过大海的浩瀚仍然遗憾;见了大海的浩瀚没见过大漠的广袤,依旧遗憾;见了大漠的广袤没见过森林的神秘,还是遗憾。世界上有不绝的风景,我有不老的心情。
我自然知道,大山有坎坷,大海有浪涛,大漠有风沙,森林有猛兽。即便这样,我依然喜欢。
打破生活的平静便是另一番景致,一种属于年轻的景致。真庆幸,我还没有老。即便真老了又怎么样,不是有句话叫老当益壮吗?
于是,我还想从大山那里学习深刻,我还想从大海那里学习勇敢,我还想从大漠那里学习沉着,我还想从森林那里学习机敏。我想学着品味一种缤纷的人生。
人能走多远?这话不是要问两脚而是要问志向;人能攀多高?这事不是要问双手而是要问意志。于是,我想用青春的热血给自己树起一个高远的目标。不仅是为了争取一种光荣,更是为了追求一种境界。目标实现了,便是光荣;目标实现不了,人生也会因这一路风雨跋涉变得丰富而充实;在我看来,这就是不虚此生。
是的,我喜欢出发,愿你也喜欢。

这是我在一期《读者》上读到的卷首语,最喜欢的是他的一句点题的写法,第一段与标题完全相同,后来作文中我也喜欢用这种手法,写了一首诗,。除了文字和技巧外,理念与思想对当年我的也产生的积极的影响。现在的我已经很久不读诗,写诗了。开盘了,就写到这里吧!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转载自飞月秀

本文链接地址: 我与汪国真不得不说的故事

1 Comment

Comments are closed.